當前訪問的網站:北京聯合大學新聞網 瀏覽機關、單位及各學院網頁         新聞搜索:
 
 > 正文
他的故事會徹底顛覆你對考古的刻板印象

時間:2020-08-28 來源:校新聞中心 點擊數: 字號:[ ]


他帶領團隊

把一塊塊陶片“喚醒”

將一片片瓦當“復活”

讓一件件沉睡千年的文物“重生”


他曾獲

2019年北京高校優秀共產黨員

北京市優秀人才項目資助

北京市高校青年教師社會調研優秀成果一等獎

錢學森城市學金獎提名獎

校級優秀畢業論文指導教師

教學成果獎、產學研合作貢獻獎

優秀班主任等榮譽稱號和獎勵


他就是今天故事的主人公——黃可佳

黃可佳,2007年從北京大學考古學碩士畢業後進入北京聯合大學應用文理學院歷史文博系任教,先後擔任助教、講師、副教授,現為歷史文博系副主任。


今天,我們一起走進黃老師上下幾千年、縱橫幾萬裏的考古世界。

毽子上的小銅錢——夢想的萌芽

黃可佳與考古的緣分在童年時就已結下。“我爺爺是學水文地質的,我爸爸一直喜歡收集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可能是家庭潛移默化的影響,自小我就對這方面比較感興趣。記得很小時候,看到別人踢毽子,就用別的東西把毽子裏的銅錢換過來,見到這個就很喜歡,魔力一樣吸引着我,但那時候對考古還沒有任何概念。”

到了上個世紀90年代他要上大學的年齡,當時整個社會的環境都是在大力搞經濟建設,對考古不是很重視,幾乎沒人願意學考古。“經濟熱,考古冷,我上學的時候考古是最冷的年代。在這樣整個社會氛圍之下,家裏人自然也不例外,讓我學經濟相關專業,但內心總覺得不甘心。”1995年,17歲的黃可佳來到鄭州上大學,學了經濟相關的專業。但來到大學後,他就天天跟考古系的學生“混”在一起,經常去蹭課。週六日或者放假,就去找考古系的老師聊天,考古系的老師對這個特別好學而且對考古如此感興趣的學生非常喜歡。過了好幾屆,考古系的老師還經常給學生説起那個來蹭課的學生。“當時考古系的老師對我也提供了很大的幫助,我記得18歲的時候就跟着老師參加了考古發掘,當時在鄭州紫荊山南路的一個基建工地,一個商代的遺址,印象特別深刻。” 大學畢業的時候,黃可佳覺得,自己在考古方面的知識不比考古專業的本科生差。

為了學考古,丟掉鐵飯碗,閉關三個月

21歲大學畢業後,黃可佳遂父母心願回到老家,去了政府部門幹人事工作,成為一名有了鐵飯碗的公務員。後來因為工作出色,又被借調到了組織部,成了重點培養對象。儘管工作順風順水,前途一片大好,但從小埋下的那顆夢想的種子,始終在心田埋藏着,而且隨着年齡的增長,愈發茁壯地成長。“我不甘心就這樣下去,內心深處想的唸的始終是考古,當時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考研究生。”

終於,在工作了4年之後,他毅然決然地決定放棄眼前的這一切,去追尋自己的夢想,去學考古,去北大這個考古學界最高的學術殿堂學考古。那個年代改行的人特別少,公務員都不幹了去學考古,在當時是一種近乎瘋狂的行為。談到這裏黃老師不由自主地説:“哎,直到現在我想起來,從教書到現在,都沒有碰到像那時候的我一樣的對考古痴迷的學生,要是能碰到一個,我高興死了。”

在北大讀研時期的照片

他向領導請了假,在家閉門三個月,將所有跟考古相關的書都看了一遍。最終,他成功地考入北大。“去了北大,才知道我的考古專業課考了第一名,北大當時考古專業課特別難,總分150,我考了127分,後來聽老師説是好幾屆都沒有的一個高分。”

課比天大,學生永遠是第一位的

考古學不同於別的學科,它需要大量時間待在考古現場進行勘探、發掘,如何平衡日常教學、科研工作和田野考古發掘之間的關係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黃可佳覺得這並不難處理,“像我們這樣的應用型大學,不管工作有多忙,教學始終是第一位的,學生始終是第一位的,首先要把課教好了,把學生培養好了。”學院在安排課程的時候,也會考慮到黃老師的特殊情況,人性化地將黃老師的課程安排的相對集中。對此,黃老師也特別感謝學校給予的照顧。“但有時候,學校這邊有緊急的事情需要處理,就連夜坐飛機或高鐵回去,處理完之後又趕緊回到考古現場。”

黃老師帶學生在西安漢墓考古發掘

入職以來,他先後承擔歷史文博系《考古學概論》《考古學通論II》(北京市高等學校精品課程)《專業導論》《中國古代玉器》《重大考古新發現》等本科專業核心課程、必修課程的講授,主講《新石器時代考古研究》《考古文獻研讀與研究》等研究生課程。在課程講授中,他積極挖掘思政元素,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和考古學科的嚴謹精神,有機融入課程教學內容,注重科研反哺教學,講授有深度,深受學生歡迎。

黃老師和他所教的畢業生

除了做好課堂教學,黃老師非常重視授業于田野之間,樹人於實踐之中。在野外實習的時候,黃老師和其他帶隊老師一起和同學們同吃同住同勞動,一起在工地發掘,一起經受風吹日曬。碰到下雨的時候,為了及時將文物發掘出來,黃老師身先士卒,趴地上弄得全身是泥。有一年夏天,在一個考古項目進行到最關鍵階段了,他頂着烈日發掘了一整天,到了晚上回到住所才發現背部起了許多水泡。“這個對學生來説就是言傳身教,我根本就不用去説,同學們自然就知道該怎麼做,我覺得這樣更好,作為老師自己得做到位。”

黃老師在考古發掘現場工作

服務北京

成為北京高校具備在京勘探發掘資格的獨家單位

在考古領域,有一項重要的資質,叫做國家考古發掘資質,或者通俗的稱為國家考古團體領隊資質,一個單位只有具備了這一資質,才能夠獲得獨立開展考古調查、勘探、發掘的資格。要獲得團體領隊資質,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學校、學院的大力支持下,黃可佳和考古學科的老師們一起組建了文博考古研究團隊,經過不懈地努力,2015年北京聯合大學成為考古團體領隊資質單位,2018年又成為北京高校唯一一家入圍在北京承擔考古勘探發掘的資質單位。

在北京工藝美術館考古工地

據黃可佳介紹,我國現在總共有87家單位有團體領隊資質,其中19家是高校,而且都是老牌高校,都有博士點,北京聯合大學是唯一沒有博士點的資質單位。現在在全國範圍內,對外省開放考古發掘的城市中,聯大考古團隊基本都進入了這些省市的資質庫。“這意味着,我們可以把‘聯大考古’的旗幟插遍全國各地。”

在亦莊考古勘探工地

“我們聯大是城市型、應用型大學,服務北京是我們的使命和責任,也是我們教學、科研始終圍繞的一箇中心”。

在通州考古發掘

近三年,黃老師主持北京市考古發掘和勘探項目30餘項,遍佈北京市各區,涉及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設、新機場建設、高新技術開發區建設、城中村改造等北京重大建設項目,為豐富北京歷史文化譜系和內涵提供了有力的考古證據。

在今年疫情危機之下,他帶領團隊積極籌劃準備,勇於擔當,勇挑重任,接受北京市有關考古勘探業務管理部門的委託,承擔十餘項北京市重點工程項目考古勘探任務,總面積達二百多萬平方米。他建立多方協商機制,保證了這些項目的考古勘探工作順利率先復工。

將科研論文“寫在祖國大地上”

在北京站穩了腳跟後,黃可佳帶領團隊把目光投向了全國。近年來,他先後主持了陝西、山東、廣東、河南、江蘇等地的多個大型考古發掘項目。正在主持進行的西安某考古發掘項目,發現戰國漢唐墓葬2000餘座,是目前西安在發掘的最大規模考古工地之一,廣受社會和媒體關注。根據國家文物相關規定,他將發現的重要墓葬及車馬坑整體搬運回校,建立室內考古實驗室,進行室內發掘和研究,使得我校成為全國第3家開展實驗室考古工作的高校。

對車馬坑進行整體搬遷

因為大量時間投入到了課堂教學和外出考古發掘,對於黃老師來説科研論著只能擠時間寫。他先後在《考古學報》《中國歷史文物》《考古與文物》《華夏考古》《東南文化》《社會科學》《光明日報》等高級別專業刊物和報紙發表考古學研究論文近40篇。出版考古調查專著1部,其中本人撰寫20萬字。

聯大考古隊在河南毛堂的考古工地

他最有代表性的成果是在史前磨製石器研究方面,主持整理了北京大學發掘的鄧州八里崗遺址5000餘件石器。從上世紀90年代初開始,該遺址發掘工作先後持續20餘年,是北京大學考古專業最重要的考古發掘項目。黃可佳在研究中多有創建,在國內較早通過磨製石器來研究史前玉石器的生產和流通網絡,相關成果在國內有一定影響。

研究整理鄧州八里崗遺址出土的石器

2019年聯大考古團隊到賬科研經費超5000萬元,他個人獲校級2019年度產學研合作突出貢獻獎。在談到未來目標時,“去中亞和其他國家地區做考古發掘,目的是把這個學科做大做強,申請博士點。”説到這裏,黃老師信心滿滿,充滿期待。

帶上洛陽鏟去國外考古

除了在國內進行考古發掘,黃可佳還積極走出去,到國外去進行考古。近年來,他帶領學生參與了土耳其Boncuklu遺址、法國Arago史前洞穴遺址、英國威爾士蘭彼德中世紀遺址等考古現場的發掘。

黃可佳認為,能到別的國家去考古,體現了我們國家綜合國力的增強和文化軟實力的提升。“從這幾年設備、經費等各方面投入來説,咱們遠遠超過西方發達國家,跟他們交流底氣足了很多。”

舉辦中英考古夏令營

為了配合國家的“一帶一路”倡議,他積極主動聯繫準備去絲路沿線上的國家做考古挖掘。“這是擴大中華文化的影響力的好機會,我們的祖先開闢了這條絲綢之路,我們應該通過文化發掘,把絲路故事講給全世界。通過這些考古發掘、文化交流,也可以擴大咱們聯大的影響力,何樂而不為呢?!”

帶領學生在英國威爾士發掘


關於考古專業和就業相關問題的看法

近期,湖南留守女孩鍾芳蓉高考676分,卻報考了北大考古學的故事在網上引發熱議,輿論的焦點在於,人們都認為考古是冷門專業,很辛苦、掙錢少、沒前途,考這麼高的分數去學考古可惜了。

“幹這行需要吃苦,但沒必要自找苦吃”

對這些看法,黃可佳並不認同。他談到,這個專業可能會吃苦,但現在能做到不自討苦吃,會盡可能給同學們創造比較舒適的工作條件。以前條件艱苦,大家外出考古考察的時候,隨身帶個饅頭帶點鹹菜,餓了就在坑邊坐着吃,可能熱水都沒有,現在可以給大家叫外賣,或者有些發掘工期比較長的,就僱廚師給大家做飯。過去,外出考古住農民家,現在大家都住酒店,晚上回去有熱水澡,出行包車,坐飛機都沒問題。“這樣大家吃好睡好心情也好,工作效率也高,幹嘛不這樣做呢?過去常説的遠看像乞丐,近看是考古的,這個已經不存在了。我們要在各個方面提高學考古的同學還有老師的職業尊嚴感。”

黃可佳老師在西安考古工地現場指導學生考古

“再者,金錢不是唯一的價值尺度,也絕不能以此來衡量考古的價值,只要自己喜歡就不覺得苦。”他談到,有時候去野外考察,一走就是一天都很正常,但同時又樂在其中。“在你層層揭開陳土之後發現讓你很震驚的東西,或者解決了你的一個疑惑的時候,帶給你的樂趣那是無限的,你覺得這個苦都是值得的。”

“做國家文化價值的挖掘者”

對於考古專業的發展前景,黃可佳非常看好。“現在國家對考古和文物保護的重視程度在不斷提高,可以説是歷史上最好的時期,習近平總書記始終高度重視文物發掘和歷史文化遺產保護,每到一地視察,通常都會專門視察古蹟、遺址。”

研究出土的戰國青銅器

他認為,考古發掘人員是國家文化價值的創造者。比如良渚文化遺址的發掘,為中華五千年文明提供了重要的依據。“這就是國家的文化寶藏,文化檔案啊,對於增強民族自信心、提高民族凝聚力都具有不可估量的價值!幾千的歷史文化就靠這些文物來承載記錄,從這個角度來説學考古做考古的人任重道遠,前途無限啊!”

指導學生使用測繪儀器

現在隨着文博產業的蓬勃發展,考古專業的人才也很搶手。“個人覺得年輕人學考古是個很有前景的選擇,學考古不一定去搞考古發掘,有許多考古的衍生品和相關行業,比如文創、藝術設計、服裝設計、影視業、遊戲開發,都跟考古有着密切的關聯,因為文物是根啊,是一切文化產業的根。”


守護住歷史

就是守護住了文脈

守護住了民族的根和魂

同樣,也見證着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為黃可佳老師點贊!為聯大考古點贊!





(文:史陽劍 李焱 圖:黃可佳)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從聯大到北大,我們一起來認識一下這位乘風破浪的小姐...
·榜樣羣 | 徐鯤:愛崗敬業 不忘初心
·全國優秀教師:賈少英:在學生心中播撒真善美的種子
·北京市師德先鋒:葛喜珍:以德施教,做學生的引路人和...
·北京市師德先鋒:李彥冰:充實的人生就是奮鬥的人生
·北京市師德先鋒:馮豔娜:甘作春蠶吐絲盡,願化紅燭照...
·北京市師德先鋒:玄祖興:自強不息,厚德載物
·韓麗:以青春之火,點燃理想之燈